【木兰原创】王爱云:秋日抒怀

摘要: 读经典美文,做智慧女人——欢迎走进木兰书院,邂逅生命中最美的传奇!(点击标题下方蓝色小字“木兰书院”,免费订

10-11 22:12 首页 木兰书院

读经典美文,做智慧女人——欢迎走进木兰书院,邂逅生命中最美的传奇!(点击标题下方蓝色小字“木兰书院”,免费订阅木兰微刊,与众多花木兰成为同伴!)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
秋日抒怀

文/王爱云  图/雷博



随意的走向旷野,颜色斑斓,哪里都是风景,叫人停留,感叹。这是个极度奢华的季节,深深浅浅的颜色,渲染了五彩锦绣。树叶有的浅绿,有的深绿,有的成了黄色,有的半绿半黄,半黄半红,完全红色或者褐色。现在的红,是非常艳的,新鲜亮丽,半透明的,叫人心生爱怜。过几天颜色渐深,就成了铁锈红,再过几天就像飞蛾,旋转着融入了大地的怀抱,在淅淅沥沥的秋雨中,褪去了光鲜亮丽,不再有往日的生动活泼,终会凋零成一捧泥土,疲惫的委顿在黑暗尘埃里,一睡不醒。像一支饱蘸了水彩的笔,先是试着轻轻下笔,淡淡的颜色,后来力道加重,倾泻出满腔的热情 ,描出浓墨重彩,最后又逐渐荡开,色彩消失于无痕。你知道这些叶子在世间走了一遭,它们经历过怎样的风雨,遇到过怎样的目光,暗夜里是孤独,还是愉悦。谁能知道它们的心事,它们是怎样的在阳光下起舞,怎样在风雨中煎熬,怎样带着自己的梦,埋葬在不为人知的地方。

清泠泠的河水,不停歇的流着,只知一味的向前。水底下的石头,偶尔有些游鱼,都看的清清楚楚。蓝莹莹的天,白云一朵朵的,像雪白的羊群在没有围栏的牧场,自由的流动。山路两边的野草丛中,时而惊起一只长尾巴的野鸡,扑棱棱的叫着上了半空,羽毛像国画描摹的那样鲜亮。那些蝴蝶、蜻蜓,偶然还能见到一两只,其余的都不知所踪了。去年在一起谈天的朋友,已经长眠在地下,跟一片叶子一样,叫活着的人不明白,他是怎样的面对人间的风雨,怎样独自享受片刻的喜悦,怎样跟疾病无常相处和交流的。今年的叶子,是不是去年他看过的呢,这绚丽的风景,对他有没有意义。谁会在乎一个生命独自走向黄昏,走入无边暗夜,跟泥土拥吻在一起,轻轻的化作一股青烟,消失在蓝天的尽头。




一片红的艳丽的叶子,马上就面临着最后的时光,美好的叫人无法挽留,叫人喜悦,也引人悲伤。成熟与腐烂相邻,美丽掩饰着残酷,世间的人事,大抵如此。刚刚得了诺贝尔奖,艳红的如一片秋叶,却已经是耄耋之年,垂垂老矣,风雨中一片摇摇欲坠的叶子。

小时候总是渴望长大,不知不觉,就人到中年天过午,却不想过年了,看得见眼角的皱纹,拔不完头上的白发,看起来什么都不缺少了,却怀念逝去的青春,疾风骤雨一样的夏天。人生如寄,谁不是无奈的过客,空虚的如同没有存在过。徒劳的想用虚幻的光影,想用文字、图画,记录曾经存在的蛛丝马迹,安静的看一片叶子慢慢变红,最终在枝头飘落,看四季轮回,风景也许相同,也许不同。



凌晨的寒霜中,那一树树的叶子,一曲曲生命的赞歌,抒写自我的舞者,大张旗鼓的红着、黄着,嘹亮的歌唱着,婆娑的舞蹈着。明亮炫目的光彩,惊鸿一瞥如流星划过天际,在心空划出优美的弧线,刹那间把天地也染得灿烂无比。琥珀色的叶子飘飞如蝶,三月杏花雨一样纷纷扬扬,溅落在宽厚的大地,扰动一池秋水,唤起多少前尘往事,天涯倦客顿生思归之心,一声惊叹。



春天的鹅黄在枝头嬉戏,一切都新鲜好奇,是勃发向上的日子。故乡温暖的窑洞热炕越来越远,一支清脆的柳笛,山洼里放牧绵羊,窑背上炊烟袅袅,再也回不去无邪纯真童年。夏天漫山遍野的浓绿,热火朝天的打麦场,暴雨骤至,雷电交加,慌忙中的挥汗如雨,再也看不见激情拼搏的昂扬青春。季节的酝酿、秋阳的抚摸下,一朵朵秋菊,肆意冷艳的开放;一片片叶子,脉络清晰,红的玲珑透亮,薄如蝉翼。醇酒微醺了一抹胭脂,蓦然回首,不经意就惊艳了全场。花叶从容安详,黄灿、红艳,露出一片赤诚本色。晶莹剔透如高原红玛瑙,不求蜂蝶青睐,不再追逐外界,是历经沧桑的智慧通达,真如“随心所欲不逾矩”的七十老人。

那些红的、黄的叶子,接收到一张张通往天堂的请柬,接收到大地母亲从地心传来一声声深情召唤。这样绚丽而又静美的日子,逐渐融入黄昏的落日,毫不犹豫的去赴一场生命的晚宴,是自然辩证法的胜利,也是一件极其诗意、及其壮美的事情。



已然是深秋了,时光流转,马上就要迈进冬的门槛。一场场细密的雨,一阵阵清冽的风,就要摇落枝头最后的叶子,丢弃一切华丽的装饰,袒露赤裸裸的胸怀,素面朝天,苍茫无语的伫立寒冬的风雪中,让生命来一场本真的蜕变。

行走在凉爽的秋风里,湛蓝的天幕像一汪湖水,翻飞的白云像一叶叶扁舟,“野渡无人舟自横”。一片片叶子,自由无羁的,在岁月的湖水里荡过,浑然忘记了一切,悠闲的看沧海桑田,乱红逐水。



攀附你的身躯,吮吸你的乳汁,站在你的额头,结出了果实,是怎样的欢喜。

那么甜,那么美,像阳光的暖淌过心床,梦中的情缘,满满的回忆。

相依相偎在枝头,迟迟不愿放开,彼此紧握的手,直至枯萎在时光里。



一片叶子的对树的依恋,爱神赐于槲寄生下的吻,都是命运猜不透的谜。

爱在花树下坐着,沾染缕缕暗香,跟花儿心神交汇,真如住在永恒。

暗夜无边,雨滴一声声敲打叶子,绵长的思绪,在风中凌乱。

繁华满眼,转瞬落地成泥。草木一秋,与一棵树的分离, 爱与痛的劫匆匆,几乎来不及挽留。

卸下层层包裹,仿佛婴儿,想倚靠在星光之下,融入夜幕宽厚的怀抱,一睡不醒。

冬天了,如一只青蛙,藏在厚厚的雪被之下,安静的做梦,期待明年春潮涌动的时刻。



作者:王爱云,教育工作者,喜欢胡乱涂抹,在平凡的生活里梳理有诗句的日子,热爱生活,字里行间充满着对人生的思考和体悟。


木兰书院微信公众号:mlsy3838

木兰微刊投稿邮箱:mlsy38@sina.com

博客:http://blog.sina.com.cn/u/5673799439

转载注来源木兰书院微信号mlsy3838否则追究

本期编辑:张如意           法律顾问:李红梅


首页 - 木兰书院 的更多文章: